————————————————

不仅如此,朴朴先生还规定,如果平台内的单一品种确定了供应商,就不会让其他供应商参与,可以消除商家价格战的担忧。 如果供应商入住朴公司,不仅可以专注于产品制作,还可以降低成本。因此,朴槿惠拿到的商品的价格保证往往比市场低30%左右,这给了朴槿惠低价竞争的底部。 目前,生鲜电商的模式大致有四种:每天购买优鲜和粉条蔬菜的代表性前置仓模式、以箱马为代表的店仓结合模式、以京东到家和淘鲜达为代表的商超到家模式、兴盛优优等为代表的社区团购模式。 相比之下,前置仓的核心优势在于配送效率。朴某之所以能实现30分钟的配送速度,不仅是效率的优化,而且离不开采用的前置仓模式。 朴朴前置仓共建有300多个前置仓,基本选择住宅区附近,保证每个仓可以覆盖到周边1.5公里的配送范围,其覆盖密度远高于其他同类平台。 但生鲜平台竞争激烈,朴在配送效率和前置仓套上都有一定优势,但要维持久则需要高昂的管理成本和人工成本。 加上京东、永辉超市、苏宁等大商超纷纷试水前置仓,生鲜平台陷入第二轮混战。 生鲜电商处于危险境地 朴槿惠在大力布局前置仓期间,生鲜巨头戴利 优 安德 多恩买菜“撤”的消息接踵而至。 今年6月底,每天优鲜3天就关闭了9个城市的业务,只剩下北京、上海、天津、廊坊4个城市的网站,其中廊坊更只剩下一个前置仓。 2019年高峰时段每天优鲜进入全国20个城市,前置仓超过1500个,目前每天优鲜前置仓数量625个,不到高峰时段的一半。 巧合的是,买青菜也停止了天津、廊坊、宣城等10多个城市的相关服务,目前可供调查的运营城市只有28个。 每天买优鲜、丁东和蔬菜抛弃二三线城市,把业务聚焦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和其他一线城市。除了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需求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前置仓储模式不能复制到低线城市和下沉市场。 在低线市场,用户对价格的敏感度越高,价格越高就越没有吸引力。加上罗拉茵市场消费者习惯去菜市场,前置仓模式在罗拉茵地区难以生存,难以盈利。 以“前置仓模式”创始人每日优鲜为例,他一直主张自己倾向于在北京实现盈利,但整个公司都陷入了大规模亏损。 2018-2020年,每日优鲜净损失分别为22.3亿元、29.1亿元和16.5亿元。2021年,公司净亏损更是高达37亿元。

作为第一批生鲜电商玩家,每日优鲜和叮咚是少有的“幸存者”,同时期的大部分生鲜电商企业已经被淘汰了,甚至沦落到查无此家的境地。 曾经的“老三团”之一的十荟团,前后完成7轮融资,金额超过10亿美元,可谓风光一时。 但当巨头与资本集聚,补贴,烧钱,抢人,抢地盘等大战拉开,互联网领域上演的戏码延伸到了生鲜电商。但烧钱换规模的打法并没有在这里生效,反而将它们拉下深渊。 十荟团创始人兼CEO陈郢曾承认,“因为此前的补贴战等扰动,公司呈现出不健康的发展状态”。最终,十荟团开始关停合并,直到放弃。 在此之前,还有当时的生鲜电商独角兽“呆萝卜”,易果生鲜等,都先后宣布破产重组,从而在大众的视野里消失。 无数的前车之鉴,似乎都证实了补贴战并不适用于生鲜电商。 对于朴朴来说,尽管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能否将这一趋势延续到底,还需时间的考验。 ————————————————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杭州永辉洗扫车生产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