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造车最新动向]富士康代理苹果造车,富士康造车进入今天的汽车市场

文:郑驾@谈擎说AI主编

根据计划,型号B和型号V这两个电动皮卡将在10月18日举行的年度科技日正式发布。

加上去年科技日发布的家用SUV车型Model C豪华轿车Model E和电动巴士Model T,富士康在一年内发布了5辆车。

不过,对于富士康造车一事,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发布新车只能证明自己有替代的能力,才能获得更多新势力品牌和传统车企的订单。

但是,代理苹果手机的企业,进入今天的汽车代工课程很容易吗? 富士康自身的业务基础怎么样? 能为造车业务提供足够的资金保障吗?

“增收与亏损并重,造车能给股东带来想象力吗?

近日,富士康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富士康总收入为4.66万亿台币,同比增长13.66%,创下同期新高。

从详细情况来看,9月份富士康的营收为8223亿2300万新台币,比上个月增长83.18%,比上年增长40.39%,创历史新高。

不过,尽管营收有所增长,但富士康仍维持全年展望,对接下来第四季度的预期“谨慎乐观”。

另一方面是因为在香港股市上市的富智康集团的财报不太乐观。

上月港股富智康集团发布的2022年度中报显示,公司2022年1月1日-2022年6月30日实现营业收入41.25亿美元,同比增长4.76%,母公司净利润亏损2378.00万美元,亏损同比减少15.63%。 也就是说,经营手机代工业务的子公司虽然收益增加,但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另一方面,从长期来看,由于通货膨胀依然较高,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忧加剧,消费需求有可能受到抑制。 从大客户苹果的股价来看,9月份下跌了12%左右,今年迄今下跌了近20%。 作为苹果的主要工厂,富士康无疑也感受到了未来的寒冷。

但从长远来看,依赖苹果也无法让富士康赚取更多的代工费。

苹果的代理工厂对苹果的发言权很弱。 曾经欧菲莱特被苹果赶出供应链,让很多投资者看到苹果的“兼职”并不顺利。

回顾富士康代工的这几年,利润率越来越低。 苹果的供应链制造商不仅是富士康,还与硕立信精密等公司相继“居前”,富士康的代用品蛋糕一点点分出来。 苹果降低了对富士康替代品的依赖,进一步“杀价”见底,2021年富士康毛利率跌至8.31%。

驾轻就熟的代工业务由苹果掌握,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大背景下,不断受到消费衰退的影响。 富士康也知道。 是加快造车进度的时候了。

a股上市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近日宣布,新能源汽车是公司打造“第二增长极”重点布局的领域之一。

同样为造车做准备的小米,在造车公告发布之日,股价上涨了2.2%。 由于富士康发布新车预告股价将上涨和下跌,二级市场似乎对富士康的新车不太看好。

管钱和分红,富士康造车的资金够吗?

我怀疑富士康是否真的重视造车项目,首先是因为富士康为造车投入的资金相对较少。

富士康宣布造车后,在造车领域的投资并不多,相反,它将大量资金用于理财和分红。

3月22日晚,工业富联表示,拟投资476亿元以下买理财和结构性存款,476亿元约占总资产的18%,显然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工业富联上年度利润分配方案中,共分红99.18亿元,占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49.56%。

对于理财476亿,公司直言不讳,前提是要控制风险,目的是充分利用自有资金,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增加公司收益。

对于造车的努力和态度,富士康有“雷声大雨点小”的嫌疑。

9月13日,工业富联9月13日在投资者交流平台上表示,新能源汽车是公司打造“第二增长极”重点布局的领域之一,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公司将从新能源汽车轻量化省电化及智能化三方面进行布局

在行动上,天眼检测APP显示,去年9月,工业富联子公司裕展科技以约3.78亿元收购深圳市恒驱电机股份有限公司。

不过,尽管富士康决心布局新能源汽车作为“第二增长极”,但出于整个公司控制风险增加收益的考虑,对造车业务板块的真正重大投资还没有开始。

令人意外的是,富士康并不打算在威斯康星州芒特礼品工厂生产电动汽车,而是计划收购位于俄亥俄州罗德斯顿的通用汽车前工厂,在那里生产电动汽车。

[富士康造车最新动向]富士康代理苹果造车,富士康造车进入今天的汽车市场 热门话题

观察员网援引《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富士康在威斯康辛建设超级工厂的计划化为泡影。 地方当局希望通过改善基础设施来吸引其他制造商,带来更多就业机会,他们期待富士康继续为这些改造项目付钱。”

富士康必须在基础设施上投入大量资金,兼顾理财和分红,很难再为造车花费额外的资金。

联想到此前富士康官网上的宣传视频“长衫”所在网站的19元素材,业界一片哗然,这也说明富士康对做整车完全不感兴趣。

那么,如果说代工行业是富士康的真正理想,发布汽车品牌真的是为了证明代工能力,“果链”企业能顺利切入汽车代工行业吗?

刚进入汽车代工领域,富士康很难找“良师”

到目前为止,富士康的代工业务实际上已经吸引了一些客户。

总体来看,目前富士康的汽车代工还没有进入主流轿车市场。 事实上,该领域目前的竞争非常激烈,对后来入局的企业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首先,传统汽车企业在汽车代工业务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很容易获得代工订单。 例如,江淮与尼奥的合作,赛力斯与华为的合作,都是基于传统汽车企业与互联网公司能实现优势互补的基础上比较典型的先例。

另一方面,水果连锁企业本来的业务是科技含量低的代工制造,传统汽车企业在汽车行业缺乏基础,对车管级质量标准了解不够,即使是代工业务,如果没有车企的帮助,也很难从“0跨越到1”。

另一家与富士康类似的“果锁”公司信息精密,打算加入汽车代理商行列。 但是立信精密并没有跟风造车的想法,而是和奇瑞合作走整车的ODM模式。

据悉,立信精密与奇瑞新能源计划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在此次合作中,奇瑞扮演的角色是立信精密成为第1层之路的“陪伴”。 在此基础上,立信精密的长期目标是成为汽车零部件第1层领导厂商。

事实上,初创汽车制造商在“互联网企业传统车企”的合作模式面前完全没有优势。 百度造车选择与吉利合作,华为参与的顾问界AITO也与有整车生产经验的小康合作。

这种合作车模式目前很多汽车企业产能过剩,代工厂“一把抓”,想要在汽车代工领域取得一席之地,就必须紧跟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潮流,打造智能化轻量化的代工模式但遗憾的是,目前还没有哪家互联网巨头愿意成为富士康的“陪衬”。

如今,无论是富士康造车还是汽车,遇到的困难其实似乎有点多,但无论如何,获得第一辆车的企业订单已经相当于卖出了第一步。

新能源汽车取代燃油车已是时代大势所趋,而且传统新能源汽车行业是“长坡厚雪”的赛道,富士康虽然不是很快,但至少方向明确,前景值得期待。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杭州永辉洗扫车生产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