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直播销量]“罗永浩”淘宝直播间粉丝数量上升到250万人

虽然粉丝数量无法与上述几位主播相比,但《罗永浩》在淘宝直播间的增速很快,在24日的直播中,粉过百万,累计5天粉丝数量上升到250万人以上。 罗先生自己刚直播了两次,为了增加粉丝量,引导消费者追加购买,他成立了好友主播团,从10月20日开始在淘宝上播放。 10月23日,“罗永浩”淘宝直播间7小时直播,罗永浩出现2小时左右,最终收视868万人。

对于罗永浩淘宝首秀的收视和销量,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无法与李佳琦双11上市当晚相比,但与李佳琦一个月前“重播”时的数据相同。 9月20日,李佳琦复出直播,场观6350万; 据业内人士推算,这家工厂的GMV过亿。

当曾经的嘀嘀打车将“一哥”带到淘宝直播的地盘上时,罗永浩难免会被拿来和李佳琦作比较。 但是,这种比较恐怕很短。

有业内人士表示,罗永浩只是作为交友的“代言人”,暂时露面。 华盟新媒体集团CEO淘宝联盟成都董事长黄博预测,罗永浩的定位依然是交友艺人,如今被称为“罗永浩”的淘宝直播间,将改名为“交朋友”,但时间早晚成问题。

根据交友官方预告,今年双11期间淘宝直播显示,罗永浩本人将参加6场比赛,其余时间由交友直播团队完成。

据了解,双11期间,罗永浩淘宝直播间商务合作费用,坑费达20万,套餐权益(包括坑费和一定时间切片许可证及肖像画使用许可证公众号发文) 60万,佣工20%左右。

在询问多家商家的合作意愿后,黄博得出结论,权衡商家是否与交朋友合作的标准是ROI,2020年2021年间不再计算罗永浩的商品宣传价值。

一位商家说:“如果罗先生用嘀嗒把我的商品拿来,一个洞3万,销售额30万,1:10的ROI就好了。 而且,如果我们在淘宝上直播也有这个预算,我会投入。 相反,如果罗先生通过嘀嗒持有商品的ROI不能支撑这个预算,他就不会投资。 ”

“考虑到淘宝用户群像直播间粉丝基数等因素,商家们不相信罗永浩在淘宝直播中的转化会高于嘀嘀。 ”黄博说,当然,利用“罗永浩淘宝第一播”,就会买预算充裕头脑灵活的品牌,相当于用市场部的钱做品牌宣传。

交朋友做业务的吴樊预计,双11后,交朋友直播间的坑费将大幅下降。 嘀嘀直播期间,2020年罗永浩的坑费将从100万元逐步降至20万元,2021年罗永浩直播场坑费为2万-5万元,“没有罗永浩的淘宝直播期间也将降至这个区间”。

[罗永浩直播销量]“罗永浩”淘宝直播间粉丝数量上升到250万人 热门话题

罗永浩不是“复活”,交朋友也不会“放弃颤抖”

罗永浩交了朋友出现在淘宝直播期间,被一些人解读为“弃抖出手”。 其实,罗永浩并不是“投淘”,交朋友也属于“原地踏步”两个平台。

至于罗永浩,更确切地说,轮到他的不是“复出”,更不能说是“退网失败”。 他于今年6月12日通过个人微博宣布“正式退出微博和所有社交平台”,逐渐淡出了朋友管理层。 “退网”只是外界贴在罗永浩身上的标签。

结交朋友进入淘宝直播,他继续做“排头兵”,既是为了“大局观”,也是为了“还债”。

对于剩下的债务,由交朋友的直播间统一承担。 他和交朋友签了很长时间的合同,交朋友可以每月稳定地还清剩下的债务,自己为了尽快开始创业公司的工作,会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逐步完成原本需要半年多才能交到朋友的工作。

交朋友不能说“放弃颤抖而动手”。 因为嘀嘀打车和淘宝都是其重要的直播阵地。

黄博表示,现阶段交友嘀嘀直播间,用增速放缓来形容更为准确,但即便没有东方选秀的出现,交友嘀嘀的流量也会逐渐减弱。 原因与交朋友本身和嘀嘀平台的发展阶段有关。

另一方面,直播带货业务的本质是依靠主播,如果找不到足够多优秀的主播交朋友,就会进入增长放缓的阶段。 另一方面,交朋友的专卖店模式并不是嘀嘀平台目前的支撑点。 “现在嘀嘀打车基于扶持重点,给三农工匠垂类达人分配了几个流量重点。 ”黄博补充说。

要结交加速资本化的朋友,需要寻求新的增长。

两年前,有朋友与a股上市公司尚纬股份合作,有意将40.27%的股票直接出售给上市公司,但随后交易经监管部门查询,最终交易终止。 今年8月,与交朋友港股上市的世纪睿科合作,被外界解读为资本化的信号。 “罗永浩”淘宝直播账号显示运营着世纪睿科。

罗永浩淘宝直播账号的运营人是世纪睿科

交朋友迟早需要另找一个平台打拼,淘宝直播方面频繁推出“橄榄枝”。

接近淘宝直播的人宋荔表示:“今年,淘宝直播开始了大规模的外部达人签约活动。 预算充足,致力于和罗永浩交朋友。

今年3月以来,淘宝直播推出了超市新咖计划新领航计划等多项支持计划,吸引新主播入驻。 淘宝直播新生态业务线负责人虚罗今年9月曾公开表示,“你们能想到的事情,我们基本上都谈过”。

宋荔说,交朋友的双11入淘演唱会定在8月下旬。 一个证据是,“罗永浩”淘宝直播账号“重生”栏目显示,8月22日进行了一次直播测试,9月进行了五次直播测试。

平台“挖角”,主播“拆墙”

“拉”朋友对淘宝直播来说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今年双11,主场迎战的阿里,“李佳琦蜂惊喜公司等主播担纲GMV,再加上罗永浩就是多单保险”,黄博在交易额之外,罗永浩还“召回”了部分流量用于淘宝直播他解释说,有一段时间没有开通过淘宝直播的用户,也有通过嘀嘀打车看罗永浩直播,了解淘宝直播的用户。

从淘宝直播的长远发展来看,平台需要吸引更多有货主播,不排除以“罗永浩”直播之间为“标杆”的可能。

正在热卖的罗永浩和朱葆木图源/罗永浩淘宝直播间

而没有老罗的《罗永浩》直播间,关键是淘宝直播能做到什么程度。 业内有相对乐观的看法,认为坚持下去可能会成为淘宝直播第二,也有相对保守的看法,认为“徘徊在前五”。 黄博预测,交朋友将与现在的“香菇来了”地位相当,但很难超越“蜜蜂惊喜公司”。

从双11淘宝首播的出现来看,交朋友有一定的准备,但适合淘宝直播的水土,还需要时间。

“矩阵直播间”交朋友练习嘀嗒的能力,在淘宝直播上可能也没有用。 黄博与多家机构交流获得的经验是,无论是在淘宝上做达人直播还是商家直播,最好的方式都是集中在一个号码上,保持自己的粉丝,做多个垂直号码吸收平台流量,这样做是没有成本的。

黄博交朋友最大的担心是“人”不够。 “组成朋友团队,看看能不能从淘宝主播中挖到一两个有能力但流量不够的主播。 期望李正朱葆木等长期并存多平台是不现实的。” 他表示,与嘀嘀打车需要的主播不同,淘宝直播更注重成交密度,需要的是导播主播。 比如董宇辉的《诗与远方》,嘀嘀打车有无数东方选秀的圈粉,但他并不适合淘宝直播。

今年双11,跨平台运营的不仅仅是交朋友。 抖音运营的远程网络宣布将在淘宝上开播。 在评选东方自制平台的同时,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还将在淘宝上开播。

当头部MCN机构开始发展多平台时,机构在原平台上享受的红利已经基本触顶,虽然增长遇到了瓶颈,但机构逐渐发展壮大,表明不再需要强力绑定原平台获取资源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背景因素是主播机构“拆墙”,跨平台直播成为趋势。 以淘系和嘀嘀打车为例,黄博表示,平台在主播端有默契,“任何一个都不能因为自己的主播开始向对方平台直播,就有所区别。”

平台之间也开始破壁了。 10月21日,抢占淘宝联盟外链的快手宣布,预计在10月31日前,通过直播间购物车短视频购物车商品详细页面逐步恢复淘宝联盟的商品链接。

互联网巨头之间正在“拆墙”,电商直播也一样,主播和机构不再是“二选一”。 “主播和机构流量和资源流动,给直播生态带来新变化。 ”宋荔说。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杭州永辉洗扫车生产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